广州的士票购买:疫情期间如何购买?|

人气:253时间:2020-06来源:【广州的士票】

  2020是不平静的一年,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无数人的生活轨迹。不断延长的假期,不停滚动的疫情播报,成为生活必需品的口罩,闭门不出的日子……这些组成了独属于2020的回忆拼图。我在广州,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只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而已,但我想记录下这段日子的所见所闻,就像即使隔着玻璃也想拍下远处模糊不清的烟花一样,还是不想忘记。

  

  1月17日  泰国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新冠疫情离我的距离是如此之近。

  

  “你好,请问这里有口罩卖吗?”

  

  “没有。”站在7-11收银台后的店员摇了摇头。

  

  这是今天去的第三家便利店,但我和朋友依然没有买到口罩。清迈的街头,车水马龙,游人如织。在冬天的时节,这里依然保持着夏天的充沛热度和活力。来去匆匆的游客中,有吃冷饮的,也有拿着宣传册试图遮挡炫目日光的,偏偏没有戴着口罩的。

  

  这是我和朋友来到泰国的第四天。今天早晨,新闻播报:有一名来自湖北的游客在泰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已经送院治疗。

  

  “你说他会不会和我们一样是跟团旅行的啊,这样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去过他曾经去过的地方。”朋友举着手机给我看。“要是去过同一个免税店就更不好了,要不还是去买点口罩吧。”

  

  之前,我对新冠病毒的认知只停留于在武汉读书的高中同学转发的“本市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朋友圈。对未知病原体的本能恐惧让我们慌张地四处寻找售卖口罩的店铺。

  

  我们在1月20日结束了旅行,但直到最后也没有在泰国买到口罩。回国的飞机上,引擎的噪音和耳部传来的不适感让我昏昏欲睡。我和朋友都感冒了,虽然我很清楚这大概率和新冠肺炎一点关系都没有,很有可能是冰淇淋吃太多了。但鼻塞和隐隐作痛的嗓子都让心中的不安感加倍地增长。

  

  我换了个姿势,迷迷糊糊睡着了。

  

  从白云机场回家的时候,机场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忙。广州的市区依然是灯火通明,车辆川流不息,和往日没有任何区别。

  

  1月21号  从化区为了买过年的桃花和小盆栽,我和父母去了从化区的一个村镇。虽然今年那里有举办桃花节,却十分冷清。卖特色食品的摊位还勉强开着,有几个小孩子围在一旁玩,但一旁卖手工艺品的摊位早就没了人影,只留下藤编的狮子和皮质的小马在冷风中低头看着铅灰的水泥地。父母在旁边挑选盆花,我则在不停地看着不同公众号里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文章。

  

  挑桃树要去到农田里。田间小路并不好走,两边密布着前夜降雨留下的小水坑,走一步跳一步,口罩的闷热让人更是难受,感觉要窒息。

  

  临走前,在村口看到了一家药店。我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刚才在公众号里看到的能阻挡新冠病毒传播的口罩的种类:KN95,医用外科……没料到这些根本就没有用,即使在郊区的药店,口罩也已售空。

  

  1月22日  天河区那天约好了要去同学家。这时候国内媒体和社交平台上都开始高强度地播报有关新冠肺炎的信息,并且呼吁人们带口罩出门。但是所有口罩都开始断货,幸好家里还有几个医用护理级的。在去地铁站的路上,经过的药店不是在大门上贴着“口罩已售空”,就是要和别的保健品捆绑售卖。走在人流明显减少的街上,看着周围戴着口罩的人们,我捏紧了鼻夹,加快了脚步。

  

  体育西路是广州地铁最重要的换乘站之一,平日这里都是人山人海,候车的队伍一直挤到电梯口,运气不好的话要等三四趟才能上车,常被人戏称为“地狱西”,但今天站内门可罗雀,方圆十米都没有一个人,让我感到强烈的不真实。上车后,车厢内一个没有带口罩的男人突然开始咳嗽,周围的人纷纷向后退了几步。我连忙别过脸去。手机屏幕上是同学刚刚发来的消息。

  

  “听说广州已经报告了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

  

  我盯着站在旁边的人系在脑后的外科口罩绑带发呆。

  

  出了地铁,旁边就是省医、中山医,周围有那么多做医药生意的商店,我却一个口罩也没买到。到处都贴上了“本店口罩已售空”的海报。

  

  晚上,和同学一起看电视。广州新闻播报了广东省已经进入了一级响应状态的情况。

  

  “广州市新增两例,广东省今日累计发现确诊病例26例……”从这时开始,我意识到了,新冠疫情波及的不仅是武汉。

  

  没有一个城市能独善其身。

  

  回家的时候,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我决定还是不坐地铁了,打车回去。白天的时候,虽然街上的人确实变少了,但也不至于让人觉得冷清。但当夜晚降临,在这本应是天河最繁忙的时刻却空荡荡的,我居然还看见了畅通无阻的广州大道。如果是平时,我会因为不堵车而感到开心,但现在只感到压抑。我和司机都戴着口罩一言不发,只有两部手机发出的导航声在车内不断响起。

  

  2月5号    二沙岛第一次出门比预想中早了很多。因为过敏,我不得不去一趟医院。尽管是早晨的高峰期,广州的主干道上依然空空荡荡,街边的店铺几乎都没开门。经过几个社区的路口,能看到在入口处搭起的测温点。

  

  途中经过了广州火车站,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客流返程的高峰,如今却出奇的空旷,只有进站口测温点旁巡逻的志愿者。

  

  天阴阴的,路边的建筑沉默地矗立着,风景也变成了铅灰色,就像老旧大厦的外墙涂料。从前的我总是有这样的念头:要是广州的人能够再少一点就好了,这样就不用忍受地铁的高峰客流管制,不用忍受高峰期阻塞的交通,不用在想去的店铺前排队等待。但亲眼目睹了空荡荡的广州城,我又开始怀念起在午后,站在地铁站里拥挤的人群中等待着下一班地铁的感觉。过强的冷气打在背后,周围不断传来交谈的声音和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当时的我是心烦不已的,但这份喧嚣在此时此刻又分外令人怀念。

  

  我曾经抱怨过广州的喧闹,但真正远离了这份喧闹却又感到寂寞。

  

  医院门口已经用隔离栏分出了进院和离开医院的通道。进入医院前要测量额温和填报近期出行情况。新上线的网上预约系统也免去了在医院签到的环节,只要按照预约的时间直接进入诊室就可以了。诊室里,除了N95口罩,医生也戴上了护目镜和防护面罩。也许是人不多的原因,这次看病比以往还要轻松许多。

  

  因为车流人流量双双减少的缘故,看病耗费的时间比原先预想的短了不少。在妈妈的提议下,我们去二沙岛兜了一圈。在这里能看见江对岸的中山码头和广州塔。这个广州市民散步健身的热门景点今天几乎被我们包场,只能见到零星几个戴口罩的市民和依然在工作的环卫工人。

  

  广州已经开始回温,出门不用再穿厚重的外套,早开的鲜红的木棉落在了散发出温暖潮湿的草地上,大片的波斯菊怒放着,乌鸫和麻雀蹦来蹦去,有风从珠江上吹来,我能闻到那股熟悉的江水味道。

  

  尽管无人欣赏,在江心的小岛上,春天依然来临了。

  

  2月19号   越秀区广州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出现新增病例。长久以来停滞的社会机器再次开始了运转。父母的单位都开始了上班前的准备,电视也播报了广东省将一级响应下调至二级的新闻。我家在1月31日上线的穗康系统上中了5次口罩。学校的网课已开始两天,一切都在回到正轨。

  

  普通快递开始恢复,我终于收到了订购的口罩,虽然不能送到小区,要去集散仓库领取,但抱着300个防病毒口罩,我心里很踏实。市民的心态也轻松了,超市的物资很充足,不需要恐慌地从超市搬回一袋一袋蔬菜水果了。

  

  两周后去医院复诊,医生说已经没事了。经过有名的天字码头,戴着口罩的人们骑着共享单车在吹风。珠江夜游已经暂停,白天没什么特别,夜晚依旧霓虹闪烁。十一点正是涨潮的时间,江水缓缓拍击着江岸。无论是在繁华过往,还是如今稍显寂寞的当下,广州的脉搏都沉稳地跳动着,就像奔流不息的珠江水。

  

  3月22日  家中如果按气温来看的话,广州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也发生了很多转变。例如湖北的情况已经大大好转,而疫情的重点已由阻断本土疫情传播转向了严防境外输入。而白云机场作为重要的国际机场,在每日的入境旅客数量不断攀升的情况下,广州的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1月31及时上线的穗康小程序在口罩紧缺的时候保证了每个市民对口罩的基本需求,随后2月25日推出的穗康码功能则让市民的出行变得更加便利。另外广州政府的各项措施保证了生活物资的平稳供应,在这个时期,能够通过外卖平台随时买到新鲜的果蔬,无疑是市民安定生活的一剂强心剂。各产各业的复工,也为防疫和生活物资的持续供应提供了坚强的后盾。

  

  面对疫情,我们不应歌颂苦难。在遵守相关规定,适应新生活方式的同时,将这些日常的琐碎情景收集记录下来的过程,也不失为一种成长方式。

  

  便利信息: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微信/电话:13480170058 ]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但出于某些原因,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出租车票也不错!

  

  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出租车票,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燃料票、餐券、住宿票,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有不同的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金额也各不相同。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