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出租车公司!人大代表提案!政协委员、人民日报多方呼吁!

人气:143时间:2020-09来源:【广州的士票】

  出租车行业从上世纪开始发展时,本是个体经营,驾驶员通过自行出资购买车辆进行经营。

  

  后来随着时代的演变和进步,许多阶层看到了出租车行业巨大利润,于是公司出现了。

  

  出租车公司无需买车,无需出资,只需要租个门面,挂个牌子,就可以收取高额的管理费、保险费回扣、过户费等各类费用,明目张胆行压榨剥削之事。

  

  在经营的过程中,出租车车辆经营权、产权也陆续被公司霸占,至此出租车公司成为了当今社会的流氓、黑社会、车牌贩子。

  

  出租车行业也从最开始的个体私营,变更了不伦不类,若说是国营,却需要自己买车,若是私营,运价、费用却需要受到政府部门的限制,无法实现市场化。

  

  正是这种畸形的管理制度和理念,将这个行业一步步推入深渊,万劫不复。

  

  随着网约车兴起带来的冲击,全国260多万出租车从业者开始思考如何改变行业,振兴出租车。

  

  这也正是如今出租车改革的初衷,改革最大的障碍就是空壳公司和相关食利集团的阻挠。

  

  去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汤亮就出租车行业更好发展发表言论,声称,传统的扬招模式不能丢弃,出租车公司才是阻碍行业发展的最大毒瘤,必须取消。

  

  将取消出租车公司的呼声推至顶点,也将空壳公司的丑恶嘴脸和广大出租车驾驶员的艰难困苦第一次暴露在全国人民的面前。

  

  早在2015年,人民日报就曾经发表言论,是时候取消出租车公司牟取暴利的管理方式了。

  

  老梁有话说中梁宏达曾就出租车行业多年来发展的各种弊病、矛盾,进行过多次论证研究,同样支持取消出租车公司。

  

  广东省政协委员孟浩也称,取消出租车公司势在必得,政府部门与出租车公司相结合的管理模式违背经济发展规律。

  

  交通部64号令与国办发【2016】58号文件中,也要求对行业进行改革,鼓励公司化管理,进行集约化发展。

  

  但是某些地方管理部门玩文字游戏,曲解国家文件精神, 在管理部门与从业者之间构筑起第三方管理。

  

  将本属于自身的责任下放给企业承担,而企业则通过非法手段侵占经营权、产权,收取高额的中间差价,牟取暴利。

  

  出租车公司出现的时候,要求以挂靠方式与公司签订合同,进行经营,但是根据交通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告知书》显示,并未印发过任何关于挂靠经营的文件。

  

  国办发【2004】81号文件也规定,要坚决制止企业利用出租车经营权,以“车辆挂靠、一次性买断、收取”风险抵押金“”财产抵押金“、”运营收入保证金“和”高额承包“等方式向司机转接投资和经营风险,牟取暴利。

  

  国家文件及顶层架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为什么这种非法的管理方式,能够存在二十几年,至今没有整改?

  

  二十年能做什么?二十年改革开放至今已经取得全面成功,人们的生活水平已经得到十几倍的提升,二十年,涵盖中国上下几千年历史的《史记》都写完了。

  

  一个小小的出租车公司,利用非法手段于朗朗乾坤之下,冠冕堂皇行抢劫之事,却无人过问,甚至被许以诸多政策保护,究竟是什么原因?

  

  网约车新业态出行方式已经兴起,且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出租车作为传统出行方式的中坚力量,若不进行改变,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空壳公司已经压迫我们太久了,欺行霸市,榨取财产,巧取豪夺、行违法犯罪之事,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兄弟姐妹们,今天不为行业发声,明天就只能唱行业送葬的悲歌,醒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