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出租车面临的三大生死危机,的哥的姐如何绝处逢生?

人气:144时间:2020-09来源:【广州的士票】

  多少江山如画,王侯将相跃马,而今都化作了随风烟沙。历经百年沧海桑田的出租车内忧外患之下面临历史的裁决,生死存亡。

  

  不是危言耸听,我们认知中繁荣昌盛、贯通南北的出租车已然夕阳日下,困难重重。

  

  一:经营权历史遗留问题。

  

  2000年左右的挂靠模式普及全国,发展至今,其中大批出租车经营权被出租车公司以五花八门的手段非法掠夺。

  

  随之而来的是乱收费、经营成本不断提高,收入的很大部分变成了公司的收入。

  

  2016年交通部出台64号令,规范行业发展,国务院后续再次下发国办发【2016】58号文件,纠正经营权遗留问题,拉开改革序幕。

  

  截止2019年,全国完成改革的城市不足三分之一,利益集团的顽固超乎想象。

  

  积极搜集证据,向政府举报是我们唯一的出路,面对剥削我们默不作声就是为其充当帮凶,改革永远不可能完成。

  

  二:非法营运及运价水平。

  

  在出租车迅速发展并出现在全国客运市场的之后,资本家以及无业游民伺机而动,出行行业的商机不能错过。

  

  于是个体黑车与保护伞的利益链逐渐形成,甚至一些职位较高的贪官都参与其中,根深蒂固。

  

  去年,青海省一纸公告将黑车及其保护伞纳入黑恶势力打击范围内,同时开展全国规模最大的黑车打击行动,震惊全国,各地纷纷效防,初见成效。

  

  运价水平的常年稳定是黑车扩张的原因之一,正规的出租车收入不断下降,社会经济水平不断提高,入不敷出现象逐渐突出,管理部门对此不闻不问,不作为,给了黑车发展的市场。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制定合理的运价机制不可或缺,收入不够连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谈何发展?管理部门须反省深思。

  

  三:互联网出行的冲击。

  

  网约车出现是近年来出行行业最大的动荡之一,全国大批黑车纷纷改头换面涌入平台。

  

  平台以既定事实进行垄断,以生米煮成熟饭要挟法律,一部为网约车发展量身定做的管理法规出台,至今各大网约车平台仍然没有遵守,约谈违法犯罪者限期改正成为家常便饭,出租车驾驶员对法律公信力产生了怀疑。

  

  网约车平台逐渐成为全国最大的黑车组织者,人大代表樊芸曾经提出:网约车就是大规模组织非法营运,但未被采纳。

  

  无人驾驶出租车出现并开始普及,更是将每一位驾驶员逼上绝路,失业只是时间问题。

  

  生死存亡摆在眼前,的哥的姐们需要做三件事:

  

  一,自发组成监督黑车团队,搜集证据积极举报,遭遇不作为可直接起诉执法部门至法院。

  

  二,搜集材料,前往改革成功的城市借鉴经验,调研学习,积极推动改革进行。

  

  三,同时注册多家电召平台,横向发展,创造更多收入机会,我们才能进步。

  

  网约的经营方式是先进的,而且出租车属于合法车辆,需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

  

  加油,兄弟姐妹们,拯救出租车行业,从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