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淄博烧烤故事

人气:188时间:2023-08来源:【广州的士票】

  淄博烧烤突然火了,本以为是昙花一现,但却持续霸占热搜榜,每日吸引无数慕名而来的游客。



  因烧烤火出圈,淄博究竟有多火?



  据淄博文旅局统计,3月接待游客480万人次,而淄博全市仅470万人,人气可想而知。



  为了提升五一旅游体验感,4月26日,淄博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布《致广大游客朋友的一封信》,称目前“五一”期间客流量已超出接待能力,建议游客错峰出行。



  |



  这封劝退信非但没有减退“进淄赶烤”热情,反而激起无数游客的反骨。今年“五一”旅游订单量较2019年上涨441%,同时据途家民宿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民宿提前预订量比2019年暴增12倍。



  毫无意外,淄博喜提今年“五一”十大热门旅游城市榜首,领先重庆、西安等城市。



  一夜爆火的淄博是偶然吗?



  |



  以烧烤为名,淄博火出圈



  淄博能够火起来并不只是因为烧烤好吃,更多是源于这座城市的真诚。



  据悉,2022年疫情期间,山东大学12000多名学生被分配至淄博隔离,不仅被妥善安置,离开前最后一餐便是淄博烧烤,并且政府诚挚邀请他们待疫情结束后再来淄博做客。



  今年春天这帮学生如期赴约,有了这波流量传播,让更多人了解淄博烧烤,“烤炉、小饼、蘸料”堪称烧烤灵魂三件套。



  一时间淄博开始热起来,当地政府顺势开通高铁烧烤专线,并且当地文旅局局长会在文旅专线上亲自为乘客服务,同时,发放旅游消费券、组织烧烤文化节、建造百亩烧烤城等,让许多人感受到淄博政府的满满诚意。



  |



  “进淄赶烤”能够持续火下去,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执行力以及当地市民的热情,诠释了“好客之乡”的真谛,真诚或许才是淄博的必杀技,烧烤只是其出圈的切入点。



  论城市知名度或海景,淄博都比不上青岛、济南等城市,众所周知,山东是我国著名的沿海省份,青岛、烟台和威海都是优质海港,城市风景宜人,济南作为山东省会,经济更是吊打淄博。



  |



  淄博本是一座工业城市,并非传统的旅游城市,但却凭借“烧烤”赢麻了,当地政府与市民齐心协力,共同创造了“进淄赶烤”的传奇,为城市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契机,从一座默默无闻的城市跃升为网红城市。



  城市爆火带动楼市升温,据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的《2023年4月50城新房成交预测报告》显示,2023年1月1日至4月16日,淄博新建商品住宅成交成交套数为10417套,成交面积为133万㎡,成交套数和成交面积同比增速分别为75%和77%。



  “进淄赶烤”打响城市名片,很大程度也提升了置业信心,淄博更是位列新房年初累计成交面积增速排名第4位。



  |



  什么都好,但故事不够出名



  当下许多城市都在大力发展旅游业,可以推动城市经济提速发展,带动其他产业发展,提升城市活力,还可以大幅提升城市知名度和吸引力。



  借助互联网流量风口诞生了不少网红城市,被许多年轻人列入旅游打卡清单。



  重庆作为“魔幻山城”,许多游客走在重庆街头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就连重庆老司机开车都会迷路,甚至你的1楼很可能是别人的10楼。



  不仅地形奇特,重庆火锅也已从一种美食演变成一种文化,无数吃货朋友们不远万里只为尝一口地道的重庆火锅。



  |



  凭借一首《成都》让成都爆火,很多人因为这首歌爱上了这座城市,正如歌词:“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歌曲旋律简单,但表达了对成都的喜爱,更道出对家乡的无尽思念,引发无数成都人的共鸣,更让许多外地人有想到成都街头走一走的向往。



  |



  互联网时代,一首歌曲、一条视频等或许能让一个地方迅速成为网红城市,但想要长红还需要依靠城市核心竞争力,否则注定是“乘兴而来,败兴而返”。



  说到城市竞争力,无锡绝不示弱。



  作为山水名城的无锡,有“小桥流水、青砖黛瓦”的南长街、惠山古镇;有太湖绝佳处的鼋头渚;有江南“四大名园”之一的寄畅园……



  |



  此外,城市硬件方面也十分出色,城市地标级建筑无锡奥体中心、国际会议中心、美术馆、市文化艺术中心、音乐厅等已启动建设,未来将为无锡再添一张张亮眼的城市名片。



  地铁已修至6号线,今年更是呈现“五线共建”场景,快速路已修至中环线,城市交通除上下班高峰期几乎不堵,在无锡超过半个小时的通勤距离都会被认为“太远”。



  不仅有恒隆广场、苏宁广场、八佰伴、万象城、海岸城等高端商场;还有滨湖商业街、南长街等充满烟火气的商业街;更有长满法国梧桐树的石门路……


  被誉为“太湖明珠”的无锡,是许多人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不仅环境宜居,藏富于民的无锡,连续3年位居全国大中城市人均GDP榜首。



  就是这样一座城市骨子却十分低调,全国知名度不及临近城市苏州、杭州。



  提及杭州,很多人会想到西湖,想看一看白娘子与许仙相遇的断桥。



  说起苏州,很多人会想到苏州园林,享有“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之称,不少人想看一看留园、拙政园的巧夺天工,甚至有人想乘坐公交车听一听“吴侬软语”。

 

  无锡有蠡湖,范蠡和西施隐居于蠡湖之滨,过着泛舟蠡湖般的浪漫生活,但蠡湖知名度显然不如西湖,这其中离不开《新白娘子传奇》电视剧的助力。


  无锡有寄畅园,与南京瞻园、苏州留园、拙政园,并称江南四大园林,但苏州园林名气更大


  无锡什么都有,什么都好,但似乎城市故事包装宣传较少。


  商道风云,讲述无锡好故事



  如何别出心裁讲好无锡故事?让无锡在一众城市中脱颖而出值得深思。



  个人认为无锡可结合自身独特优势,好好讲一讲“商道风云”故事,相信这将能成为另一张闪光名片。



  无锡是一座在百年前真正崛起的新兴现代工商业城市,1895年出现了无锡第一家民族资本近代纱厂;明代,无锡逐步发展成为江南地区的粮食、棉布贸易中心之一;清朝雍正年间,无锡的米市、造船业、纺织业欣欣向荣。


  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无锡已成为苏南著名的金融中心和“钱码头”,享有“小上海”之称。



  无锡人骨子里流淌着“敢为人先”商人血脉,1906年无锡商人周舜卿在上海创办信成商业储蓄银行,这是中国首家私人商业银行。



  无锡“商道风云”故事远不止如此,20世纪20年代,无锡逐步形成杨氏、荣氏、周氏、薛氏、唐蔡氏和唐程氏六大民族工业资本集团,杨氏集团的业勤纱厂、荣氏集团的“面粉大王”和“纺织大王”、周氏集团的茧行、纱厂等。


  曹可凡的《蠡园惊梦》讲述了家族120年五代人的生活变迁,再现其先祖无锡王家兄弟王尧臣、王禹卿在上海创办福新面粉厂的精彩故事,被称为海派《大宅门》,展现了无锡人的敢闯敢拼的经商精神。


  范蠡除了与西施的爱情故事令人感动,他还被尊称为“商圣”、“财神爷”,凭借极高的经商造诣,即使千金散去也能很快富甲一方,或许这也是无锡杰出商人辈出的原因。


  无锡作为中国民族工商业发源地,孕育了近代著名工商业巨头四大家族“荣、唐、杨、薛”。


  他们不仅创造了产业,还为无锡留下许多著名景点,与荣氏家族相关的梅园;唐氏家族发祥地严家桥村;鼋头渚、管社山庄的早期建造者杨氏家族;薛氏家族的薛福成故居等。


  除此之外,还有与秦氏家族相关的寄畅园、与王氏家族相关的蠡园等等,这些都曾是工商业大家的后花园,如今已成为著名景点,一座座花园也能展现无锡的商道精神。



  不仅历史上名人辈出,当代无锡也涌现出许多全国闻名的优秀企业,海澜集团、红豆集团等皆为世界500强,其创始人皆为无锡人。